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梦幻般的体态浮动在神秘的夜空里

时间:2017-09-24 16:11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我一向怕冷,每到冬天,无论穿多么厚,手脚都不可避免地冻得又红又肿。因而,一年四季中,我最不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天。然而,我还是怀了一种期待,望穿秋水地盼望着冬天的到来。因为,冬季里有我最美丽的期盼。想必,聪明如你,一定懂了我的心。
  
  我爱极了雪的世界!
  梦幻般的体态浮动在神秘的夜空里。
  我想,不只是我,你也一定早已爱上了雪。对吗?因为,雪有着不可言说,无可比拟的美丽,一如明眸善睐,玲珑剔透的江南女子。美好如斯,多情如斯,任是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如果落雪了,若是白天,我一定不止于在窗前欣赏,我会管不住自己,一定要出去,哪怕是天寒地冻。撑上一把伞——一把红色的伞,或是空着手出门也好,踏着雪,步行,最好去空寂无人的旷野。什么都不做,只赏雪。远处,近处,头顶,脚下,皆白茫茫的一片。世界静谧安详,清澈空灵。天地透明精致,银装素裹。似乎一切都静止了,都不存在了,唯有纷纷扬扬的雪花无声地漫天飞舞。“沙沙沙”,是谁?踏雪而来,潜入我温柔的梦里?淡淡的哀伤,浅浅的忧郁,皆烟消云散了。雪花沉静、安闲地在你眼前载歌载舞,直把你撩拨得诗心萌动,诗情荡漾,“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名缰利锁,你已解脱。原来,这雪是可以让人忘却烦忧的呵。
  
  若是夜晚,就倚窗而立好了。夜气如水,清冽幽深,雪花似暗夜里的精灵,自在地飞,飞。迷离的夜色里,往日萧疏的树枝上,覆上了一层银白,在夜空的映衬下,整棵树远远看去宛如一大束百合,妖娆出无限风情。一阵风来,冷香飞上枝头,树枝嫣然摇动。而被覆盖了厚厚一层雪的屋顶错落有致,像是《七夕晚会》里用特效做出来的唯美场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无论是荷锄的农夫,或是王室的显贵,我想,一定皆会从凡尘里走出,而变成有着强烈抒情愿望的诗人吧!
  
  雪的世界本来是首优美的诗!
  
  我爱极了落雪的白天,也爱极了落雪的夜晚。于是,日日盼望雪能如约而至。
  
  天空阴沉,空气里弥漫着湿漉漉的雾气。冬日里这样阴冷的天气,本是很让人沮丧的。可是,我却无端地欣悦而激动起来——天空冰冷着面孔,一定是在酝酿着一场大雪呢。
  
  我不时地往窗外看,天空愈加阴沉,马上就要飘雪了。夜色一点点加重,暮色四合,天完全暗了下来。夜来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该是怎样美妙的画面啊。清早起床,我迫不及待地来到窗前。咦?雪呢?雪呢?!稍一抬头,看见东方的天空有一抹微弱的嫣红。天,像玩魔术一样,晴了。
  
  夜晚,看《天气预报》,当在“地图”上看到那红红的“太阳”出现在河南区域时,我像和谁赌气似的掉头走开。接连几天,每天我都会眼巴巴地看《天气预报》,而那个红红的“太阳”不合时宜地频频出现在我不希望出现的地方。只要一看见它,我就生气地掉头便走,无论王蓝一多么漂亮,我决不再多看一眼。
  
  唉唉!这雪让我生气了,对它的爱也减了两分。
  
  天,终于又变了。气温骤降,风呼呼地刮着,卷起地上枯黄的落叶。这回真是要下雪了。我打电话给在远方上学的女儿,告诉她快要下雪了,多穿点衣服。女儿说,“这里已经下雪了。”我精神一震:“真的吗?那雪下得大不大?地上有没有积着雪?”“没有,也就飘了几片雪。”“马上就该下大了,你穿厚点儿,别冻着了。”这样说着,我就觉得雪仿佛已经飘到了我眼前,它温柔而曼妙地飘啊飘,空灵得似一个梦。
  
  然而,我高兴的还是太早了。这场雪再一次与我擦肩而过。
  
  我真的生气了,对它的爱不觉又少了三分。
  
  我赌气不再看《天气预报》了。只是,我爱人对《天气预报》就像对他Q空间里一美女的空间动态一样,极感兴趣,每天夜晚七点半准时看。我呢,也就捎带着时不时地瞄上一眼。且,我悄悄地准备好了那条水红色的围巾,天蓝色的带有蕾丝花边的棉绒手套。哦对了,相机也充足了电。还有,那把大红色的带有小碎花的折叠伞也被我拿出来了。其实,我多么希望我的伞是把油纸伞,就像“丁香一样的姑娘”的那把油纸伞。
  
  好可惜哦!
  
  

联系人:林经理 手机:13896250922 公司地址: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座机:6797-2538626 邮箱:6897624430@qq.com


Copyright © 2017 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小鱼儿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