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只为承载父亲一天一天一点一滴的进步

时间:2017-09-24 16:12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我的朋友圈一片寂静,空间蒙尘,终于有人耐不住困惑,问我:“今年的春风不度你吗?春天了呀!你好着吗?”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酷爱春天的人,随着春天的第一朵花开,我的脚步便开始寻寻觅觅,我的指尖便要应景开出一朵朵小花来。
  只为承载父亲一天一天一点一滴的进步
  春天对于我,就是忙不迭失地赶赴一场又一场的花事。
  
  可是,可是!
  
  今年注定是一个四季混沌的年。
  
  惊慌失措中,我猝不及防地进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岁月。我的父母和众多劳碌辛苦,宽容大度,心怀悲悯,善良的老人一样,为儿女操碎了心,70岁,终于完成了为长辈尽孝,为儿女分担的所有责任,要步入幸福的晚年,过一过自由、惬意的生活啦。
  
  我不停地鼓励父母去旅游,去购物,去享受生活,一遍又一遍重申着,把钱花完,就是对儿女的最大奉献。我的父母亲终于迈开了双腿,坐火车,坐飞机,坐轮船,把脚伸出去很远很远,努力把国内国外的景致收尽眼帘。
  
  我以为,父母终于抛开了老传统,要过上天堂般的生活了。父母也每每感慨,日子太美好了,是从前想也不敢想的样子,此生太满足了。过年时候,父亲红光满面地回到老家,得到众亲朋好友的万分称赞和羡慕,他的精神状态真是太好了!
  
  然而月圆则亏,乐极生悲,我们万万没想到这样好的状态仅仅过了一年,原以为幸福才开了个头呢,谁知道却已是尽头。
  
  正月十六,天塌了,方寸大乱!
  
  从来都闲不住的父亲,勤劳灵巧了一辈子的父亲,因为要修理一把破椅子蹲在地上摸摸捏捏了三个小时,起来后周身不适。吃完晚饭后,按照老习惯,他要去刷锅,可围裙却系不到腰上,他让母亲帮他系围裙,刷了几下,又躺在沙发上说:“今天我有些累,刷不了锅了,我想躺一会。”母亲看他有些不灵便,问要不要给孩子打个电话,他却坚持,“我就是修凳子累着了,躺一会就没事了。”
  
  我的父亲,一辈子都不愿意给别人带麻烦,自己能解决的问题从不求人。他自尊,争气,常说被人伺候不是福气,能伺候人才是最大的福气。因此,他屡屡阻止了母亲打电话的要求,说今天是周日,去了也是看急诊,坚持到周一再去看病。就在他的坚持中,他的左腿已经寸步难行。当我们赶到时,他仍没有认为自己的情况很糟糕,以为小恙,有惊无险。
  
  做CT的医生恰恰是我的朋友,当她说出“脑出血”三个字时,我震惊了。父亲的血压并不太高,他也会按期做全面的身体检查,并无大碍,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脑出血和他联系在一起。
  
  父亲的意识是清楚的,我们居然尚为乐观,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到了第二日,他进入嗜睡状态,再去做CT,情况却再也不容乐观,医生递给我一张病危通知书,要我们尽快给出意见,是立刻做手术还是……?我的父亲,昨日还红光满面,今日却居然在生死间徘徊。
  
  母亲流着泪说:“他活着是受罪,你们也跟着受罪啊!……”她已经泣不成声,浑身颤抖,苍老憔悴得如同寒风中瑟缩的枯树叶,母亲的魂大抵早已出窍了,只是不停地颤抖。医院的大松树下,我们母女哭成一团。
  
  所有的生命都值得万分尊重和善待!哪怕是一只小小蚂蚁,一棵闲草,一朵不起眼的小花,谁能!谁忍轻言放弃!
  
  手术过后,父亲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虽然一直都能对话,但是思维混乱,记性也差了,他会担忧奶奶、外婆,忘了她们已经过世好多年。他会出现幻觉,把眼前晃动的身影认作他想念的亲人。他退化成了孩子,会整天找他的左手,说那个不能动、不听使唤的手不是自己的,要在肩膀处重新掏出一个自己的听话会动的左手。医生要他右手拉着左手锻炼,他打自己的左手,说:“我自己都要人照顾,还要我拉着你锻炼,你是谁的手呀,真烦人。”他的灵魂解放了,知道了尊崇内心提要求,比如:“温度计太凉了,拿纸包上。”比如:“药太苦了,我要放糖。”……这是他对凉、对苦最本质、最原始的抗拒和抵触。然而,当我顶着一身寒气走在他床边时,他告诉我,去暖气那里暖暖你的手,我不去。因为他怕束缚带,我们也心疼他,尽可能抽空解开带子握着他的手。所以我要第一时间解放他,我隔着被子握着他的手,他却执意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抓着我冰凉的手暖着,不是那个连体温计也要求用纸包着的人。生活常识都忘了,却没有忘记爱自己的儿女。
  
  想起从前的很多场景,他埋怨二舅下雪天用自行车带我时不小心把我摔到路边雪地里,回到家把我抱到灶火前烤着;在乡下生活时,只要他在家,通常不会让我们一大早打着寒颤穿冰凉的棉衣,他会先拿到灶火前烤热;初中时他为了怕冷的我能享受到暖气,把我接到身边读书;冬天里每天都要给我暖手,把手伸到袖子里,从胳膊暖起;我都三十几岁了,他过马路时还不忘牵着我的手保护我;我抱着孩子上楼时,他总说让我抱着,他以为自己还是小伙子,比我力气大……
  
  都说脑出血对人的脾气有影响,他的脾气居然变好了,总是很安静,很乖,说话也轻言细语,好声好气。就是那颗不受理智世俗束缚捆绑的心,要求比从前多了些。在混混沌沌、半梦半醒之中,他终于做到了尊崇内心需要,不只为活给他人看,不只为讨他人的欢心。
  
  朋友圈里的杏花初开时,姐姐发来视频,父亲的胳膊抬了一下,我三九寒天的心刮进了第一丝春风;朋友圈里的玉兰初开时,姐姐发来视频,他的胳膊动了三下,腿缩了一下;朋友圈里的贴梗海棠开了,红红的花很喜庆,姐姐打来电话,父亲坐上轮椅第一次离开了病床,到门外的走廊散心,他非常激动,不忘幽默,不停地挥手,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校园里的红叶李开盛时,我看到父亲可以把腿吊在床边晃悠晃悠。
  
  这是一个周末,因为我和母亲的到来,他很高兴,居然在轮椅上坐了几个小时。病房要消毒,把他推了出去,他很懂事很乖巧的用口罩蒙上眼睛,他的脑子还是偶尔短路的,只记得紫外线消毒时要蒙上眼睛,可忘了这一刻自己已经在外面。我们推着他在医院的过道里来回散心,这一次他在走廊里转了很多个来回,他会轻声读墙上的书法作品“德艺双馨”,还喃喃自语,谁写的?康复医院的好多病人在走廊练习走路,在走廊坐着轮椅散心,常常拥堵,父亲说,这里应该有个指挥轮椅的警察。回到病房,他坐在床边,殷切地给护工扣背,还说自己的动作很规范,护工开玩笑说,你报复我呢,他强调是报答。还说要请护工吃羊肉泡,吃大餐,好好感谢她,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他渡过难关。
  
  父亲消瘦得厉害,眼睛更大了,孩童般清澈,再也不装尘俗琐事。他忘了自己做过手术,我问他可知道插过胃管,他说忘了。“你每次都说,放开你的手,你知道不能拔胃管的,最后却自己拔了胃管,你都忘了?”他想想又说,“鼻子里以前有根管子可难受了,有天晚上,我就用手摸呀摸,轻轻拔掉了。”他觉得自己很会为他人考虑,没打扰别人,自己能做的事自己做了,比如拔掉这根管子。
  
  说口渴,第一口总是着急,因吞咽功能受到影响,总是呛。我说:“吸进去不许咽,我数三下再咽,”他还是等不及,立刻咽了,立刻呛了,猛咳,第二口时,他会摸摸脖颈问我,“我这里的开关好了吗?”表姐来看他,说:“姑父,你好好养,我准备生二胎呢,你和姑姑来给我看孩子?”他桃花盛开的时候会怎么样?能迈开第一步吗?
  
  樱花盛开的时候怎么样?会一起去看樱花吗?
  
  等花都开好了的时候,我们需要在春天里选最晴好的那一天拍张全家福了!
  
  每年的春天都用不同的方式在我心头走过。答应了,等母亲来时,郑重地说,“咱俩以后要给宁看孩子,我都答应人家了,反正我都答应了!”很认真。
  
  我不停地回味他坐在床边晃腿的样子,他的腿晃呀晃,晃来了我们的初春。一切宛若新生!父亲他现在是个听话的孩子,需要学步。
  
  桃花盛开的时候会怎么样?能迈开第一步吗?
  
  樱花盛开的时候怎么样?会一起去看樱花吗?
  
  等花都开好了的时候,我们需要在春天里选最晴好的那一天拍张全家福了!
  
  每年的春天都用不同的方式在我心头走过。父亲是今春的主角,那些个按照时令依次开放的花儿是远古岁月里结绳记事中绾的疙瘩,只用来记事。春天是一个偌大的背景。
  
  

联系人:林经理 手机:13896250922 公司地址: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座机:6797-2538626 邮箱:6897624430@qq.com


Copyright © 2017 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小鱼儿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