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我的双脚仿佛被人生生剁了去!

时间:2017-09-24 16:32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手术室外面是另一个世界,这里充满了人情的温暖,十几个朋友足足等候了快四个小时,我的朋友把我和身上的众多管子小心翼翼挪到床上,在这些无比真诚的笑脸里,我之前的委屈如溃坝的洪水,滚滚涌出眼眶。有人说不疼吧,哭啥!有人说,在手术室里那种无助害怕你没进去过哪里知道,我可是知道那滋味,就是特无助特无助!遣散众人,那个说“特无助”的女友继续留下来陪我。我的腿沉得像乌木,我的双脚像两座小山。镇痛棒的管子沿着我的脊柱用无数胶布类似保鲜膜之类的东西保护着,像给我穿了一件塑料的衣服,它缓解我疼痛的同时给我带来诸多不适,医院的床是海绵垫子,被无数患者压成了深坑状,我一动不动躺着,衣服湿了,身下的毯子湿了,有半截身子不是我的!五个小时过去了,我像是躺在湖里,腰也似乎要断了,姐姐和老公连推带抱勉强让我稍微倾斜一下身子,让那些折磨我的热气从身子底下散出来。72小时的镇痛棒,只是麻木了我的双腿,让它们混混沌沌仿佛皮肤一寸之下没有知觉,无法挪动一下,可是脚的疼痛似乎还是丝毫不减,无法承受的剧痛!原来长痛不如短痛是让我的脚把后半生所受的疼痛合在一起在短时间内变成剧痛一起承受罢了,疼痛的总量恒定不变。我算是一个耐受力比较强的女人,三天里我只睡了两个小时,疼痛的煎熬,汗湿的煎熬,无法动弹的煎熬,一秒一秒在挨时间,我的脚连承受一床被子的能力都没有,老公和姐姐总是频繁扶起被子给我的脚搭个蓬,不敢让被子压在我的脚上。
 
         多数时候我闭着眼睛,也没有力气多说一句话,疼痛消融了我,我的腿像乌木,我的脚像小山,我像一片飘飘的羽毛没有着落。我知道来了很多人,很多时候我只是睁开眼睛看他们一眼算是招呼。外面早晚各两个半小时的广场舞对于疼痛者的心志是巨大的折磨,同室84岁的老太太彻夜磨牙,其儿子打着呼噜,94岁的老太太喊了一宿,灯火通明。好在第四天来临了,我身上的管子一根根减少,剧痛变成疼痛已能忍受;好在第五天来了,84岁的出院了,94的转院了,不动时我脚不疼了。
 
        几天里我不知道姐姐帮我换了几遍汗湿的衣服,擦了多少回身子,老公也一改往日的粗枝大叶,当医生给我换药时用手挤着伤口里的血水,那十三针的伤口呀,他那沉睡的心也被疼醒,满头冒汗虚脱地坐下来,胃像被人被揪得往上提,之后他无数次说这个场景,都要喃喃数句,“太疼啦,太残忍啦!”
 
         今天是第八天,深秋的阳光明亮刺眼,我换上干净的衣服,认真洗了脸,梳了头发,久久坐在病床上环顾,广场舞的声音也不再那么恼人,马路上车来车往也不放在心上,看着爬墙的太阳,看着美丽的百合,康乃馨,非洲菊,听着老公打趣我的话,(“亏得你做得早,等退休时再做我就抱不动你上卫生间啦!”)写下这些感触以记之。感谢父母,姐姐,老公,朋友跟我一起面对,扶我度过最艰难的日子。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人:林经理 手机:13896250922 公司地址: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座机:6797-2538626 邮箱:6897624430@qq.com


Copyright © 2017 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小鱼儿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