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质认证 >

舅舅最后一次审视了他和翠叶之间的关系

时间:2017-09-24 16:28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从来都有祸不单行之说,在这个让人忧心的夜晚,天上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广场上那三三两两的看客瞬间没了踪影,偌大一个广场,连一个能避雨的地方也没有。风更凉了,祈祷雨不要太大,盼老公能健步如飞。人的情绪总是能被天气左右,这会再看那如梦似幻的美好月光、星光、斜斜的雨丝,都演绎着忧伤。
 
        坐在这空寂无人的广场,浸淫在牛郎织女故事的忧伤里,我跟母亲聊起我亲爱的小舅。正值人生鼎盛时期,年富力强却已经过世的小舅;短短人生48载,经历命运无数颠簸,可歌可泣的小舅;时时入我梦来的小舅。此刻,我清泪两行,不知道是为那牛郎织女而忧伤?是为母亲的脚而焦虑?还是为舅舅和他与秀丽、翠叶之间的感情磨难而感伤?亦或是这个偌大的背景,浓郁的氛围催生了我分外伤感的情绪。
 
 
 
        该怎样来描述我的舅舅?五岁的我,对他充满膜拜。他高高的个子,穿着米色的风衣;修长,矫健,无比洒脱;卷卷的大背头,高高的眉骨,深深的眼窝;脸上棱角分明,有些欧派;舅舅阳光帅气,光芒四射地站在八十年代的天空下,“风流倜傥”这个词好似专为他而设!没有哪个男子能超越我舅舅的气场,他实在是太美了!我几乎有些胆怯,有些自卑,有些怕他,这是对美的敬畏!
 
 
 
 
 
        舅舅是我人生情感的第一启蒙者,在他那里我知道了“爱情”,玄妙,美好,痛苦,忧伤,爱情是可以纠结人一生的故事。
 
        外婆家的卧室很大很大,有一面墙全部张贴的是几个孩子的奖状。其他姨和舅的奖状都是学习得来的,小舅的奖状最多,无一例外,都是体育竞技上赢来的。小到学校、公社,大到县上、省上的各种比赛,他是个体育全能!看到这里,你可能知道了,我舅舅的矫健身姿,那气场,那范儿,绝对不是我带着私人感情色彩的故弄玄虚。一米八的他站在学校操场的阳光下,刀削般挺直的脊梁,俊逸的脸,飞扬的自来卷发,那是怎样的一种逼人的英俊啊!那时候还没产出“男神”这个词,她们会说“白马王子”,我舅舅是八十年代他们那个校园里的“白马王子”,是学校体育队的佼佼者。他的志向是上体院,也只能去上体院,大家对他信心满满。他是意气风发的,专业课成绩全省第一,他真的沾沾自喜,考数学时,他一看题目太难了,自负的他以为要考的是体院,数学考多少无所谓,一张白卷交上去,那年的规定是见零不收。他与心爱的大学擦肩而过,被大舅骂了半辈子。
 
 
 
 
        不晓得他为什么没有去补习,总之落榜的他也没闲着,被学校留下任教,从此做了一名体育教师。
 
        在八十年代犄角旮旯的小农村,考上大学的人寥寥无几,有时候多少年里才会出一个大学生,所以考上是意外,落榜才正常,高中文凭已经是最高学历,有份工作混碗饭吃才是王道。
 
 
 
        舅舅才不失意呢!他沉浸自己的爱情里,还有一份工作,二十岁前的人生算是圆满,反正翠叶也没考上,翠叶是他的同学,跟他一个体育队的。那么惹人眼球的舅舅怎么会没有人关注呢!在那个小地方,有高中文凭的人也不多,翠叶也很快有了工作。虽然时光已经到了八十年代,小地方的婚姻仍然是以媒妁之言为主的,像舅舅这样沉浸在两情相悦的爱情里的人真的为数不多。几年甜蜜时光过去,外婆就郑重托媒人去翠叶家提亲,可翠叶的妈死活不同意,嫌外婆家太穷,并撂出话来:“有女儿永远都不会嫁碳村十队!”  不光外婆家穷啊,碳村十队都很穷!再去提,逼急了的翠叶妈站到外婆家门口跳着脚骂:“你是娶不到媳妇了,整天缠着我家翠叶!”
 
 
 
        破口大骂的翠叶妈,威风凛凛站在外婆家门口的小斜坡上,几只觅食的老母鸡四下里散开,跑到邻家的柴火垛处,村子里闲游的几条狗都没敢张嘴,夹起尾巴到别处遛弯,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从自家的门缝露出半只脑袋一只眼。唯外婆家门前的几只麻雀扑棱棱飞起,在桐树上拣个高枝落下来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七嘴八舌。舅舅的天都塌下来了,门口那不谙世事的老母猪用愚蠢至极的小眼睛斜睨了翠叶妈一眼,哼了一声,继续幸福地在粪堆里拱来拱去。
 
 
        强势的翠叶妈很快为女儿说了一门亲事,外婆也勒令舅舅跟她一刀两断,免受其辱。舅舅大概也被骂得自尊心暴涨,受不了被人辱没三代祖宗,心里割舍得了还是割舍不了,形式上都割舍了,各自奔向自己的下一站。
 
 
 
         这是北方冬天里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杂着碎碎的雪花,纷纷淋淋洒向大地,漫长而严寒的冬天在时令上应该快过去了,然而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站在四五月份,姗姗来迟。在这雨雪交加的日子里,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人们宁愿一整天足不出户,风是寒冷的,吹得窗户纸哔啵作响,校园里很安静,老师们都缩在自家的热炕头上,连串门聊天的兴致都没有了。
 
 
 
        “咚咚咚,咚咚咚” ,间断地传来敲门声,似乎敲得迟疑,谨慎,文雅而知礼。这个时候谁能来找我的舅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了房门。
 
        “秀丽,怎么是你?快进屋!” 门外站着脸蛋通红的秀丽,刀子般的寒风替她掩藏了羞涩窘迫,暂且当这脸是被风刮红的吧。
 
 
 
        秀丽是舅舅的高中同学,可是跟他并没有交集 。秀丽可是个娇小姐,漂亮温和文雅内向,弱不禁风,家境优越,她有个在湖北纺织厂当厂长的爸爸,哪里是一个道上的人!舅舅有些尴尬和局促,他不知道适合说些什么。心里的一万个狐疑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秀丽找他做什么?!
 
       秀丽坐在床边,抬眼看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声音很小,诺诺地说:“听说你跟她断了,我来看看你。”
 
 
 
       我不知道舅舅在那个不平常的夜晚费了多少心思,七拼八凑了些什么话题来跟秀丽消磨时间。秀丽最终说了她此行的意图,这个夜晚是改变舅舅一生的转折点。秀丽一家要农转非了,跟她父亲到湖北去生活,她也要到父亲的厂子里当一名纺织女工。她来问舅舅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湖北,也许她父亲能托关系解决舅舅的户口和工作。在八十年代,有一个城市户口,有一份正式工作,那是端上了铁饭碗,是让人羡慕眼红的,是一份多大的荣耀啊!对于穷门穷户的舅舅,仿佛天上掉馅饼,不是!是掉金子砸在了他怀里。
       
 
 
 
        冲着这样一个夜晚,秀丽对舅舅的真心毋庸置疑。她是一个身体和心性都无比懦弱的女人,可在这一生她居然如此勇敢过,一个人在雨雪交加的夜晚,摸黑骑着自行车在寒冷没有灯光的乡村小路上走了几十里,去叩响过幸福的木板门。高中三年她怎样的仰慕舅舅,可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天可怜见,幸福终于对她开启了一个缝隙,她要拼命迎着这一丝光亮冲上去,抓住这个让她无比倾心的男人。
 
        对于我的舅舅,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台阶,失意情场里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一个更美的女子,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去处!
 
 
 
 
        那晚的舅舅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旦想着要和秀丽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无比痛苦地又想到翠叶,他是多么热爱留恋她,她是他的同类,他们的感情就像是苹果树上完整的一枝,在那上面可以结出一群美丽的红脸蛋似的苹果来。现在却要把自己的那部分从上面剪下来,嫁接到另一棵品种完全不相同的树上,天知道会接出什么样的果实来。生活的大剪刀是多么无情,它要按照自己的安排对每一个人的命运进行裁剪,一切都毫无办法。此刻还有比秀丽更合适的人选吗?最少她方方面面的条件都超过了翠叶,还能像爱翠叶那样去热忱地爱另外一个女子吗?怎么可能!也许从翠叶妈跳脚大骂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就已经剥夺了舅舅幸福生活的权利。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从来都不是骗人的句子。
 
      几乎没有一丝能破镜重圆的可能。
 
       翠叶已经订婚了, 我的舅舅也要去湖北了。
 
 
 
 
         秀丽的父母怎么也接受不了她这个决定,她生平第一次跟父母对抗,哪怕不去湖北呢,她也要跟舅舅在一起。
 
        温暖的春天终于到来了,柳树儿翠绿,桃花儿灼灼,燕子在屋檐下忙来忙去,舅舅要迎娶他的美丽新娘啦!
 
        那年五一劳动节,跟老家的亲戚说去旅行结婚了,跟湖北的熟人朋友说婚礼已经在老家举行过。就这样,一张从陕西到湖北的火车票搞定了我舅舅的婚礼。赶了个时髦,另类了一下,美名其曰“旅行结婚”。懵懂的我没有领到红包,学了个新词,有一种结婚叫“旅行结婚”。
 
        不知道舅舅甜蜜的婚后生活过了多久,其实我压根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甜蜜过。那时没有电话,好像也很少书信往来,暂且认为舅舅一直幸福美满吧,这样方便安心。
 
                  
 
 

联系人:林经理 手机:13896250922 公司地址: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座机:6797-2538626 邮箱:6897624430@qq.com


Copyright © 2017 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小鱼儿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