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质认证 >

我的故乡在陕西白水的一个小镇上

时间:2017-09-24 16:29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地名里虽然有水,而我生活的这个小镇却是个地道的旱塬。西北风一年四季从塬上刮过,吹裂了土地,吹红了我们的脸。对于这个儿时生活过的地方,残存在记忆里的乡亲,除了生老病死的已所剩无几。惟独莲鹊婶的形象一直鲜活地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永远不曾改变的是她30岁的俊俏模样。小巧的身体、灵活的腰身、聪慧明亮的大眼睛、红红的皮肤透着农村小媳妇的健康之美。
 
       据母亲说莲鹊婶12岁时就与我家对门罗奶奶的大儿子要勇订了婚。她的娘家在乡下,她母亲总带她来镇上赶集,喜欢在罗奶奶家门口歇脚,小时侯的莲鹊婶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而罗奶奶的大儿子与她年龄相仿,所以罗奶奶便有心照顾她娘俩,终于使两家结了姻缘。
据莲鹊婶她娘讲,莲鹊婶出生那天,她家后院一棵冒冒天高的椿树上飞来两只花喜鹊,叽里呱啦唱了半天,以前随手栽种在院子里的那株旱莲也忽然开了花。前庭后院的喜事连接在一起,所以娘为她起了名字叫莲鹊。小时候的莲鹊婶像花喜鹊一样活泼,像旱莲一样美丽;长大后的莲鹊婶心灵手巧,针线活堪称一绝。从订婚起就承包了罗奶奶家大部分针线活,做的绣花鞋和鞋垫真算得上是上乘的民间工艺品。莲鹊婶订婚后她的小姑才出生的,小姑从出生就一直穿着莲鹊婶精工细做的虎头鞋,让罗奶奶颇为得意,常常在街头巷尾炫耀,赢来不少羡慕或嫉妒的目光。
 
      18岁时,莲鹊婶嫁到了我们镇。
 
       她嫁过来时我大约只有四五岁,我不知道她幸福甜蜜的婚后生活维持了多久。三十几年过去了,我能回想起来的只有吵架和打架的场面。
我小的时候长得丑,人又不够活泼,喜欢我的人也就比较少。可莲鹊婶对我很是和蔼可亲,常常夸奖我聪明乖巧,所以我也就喜欢去她那里玩。有一阵子我发现他们家总在吵架,好象所有的人都在厉害她一个人,每当这时候我就会不知所措,惶恐地站着不知道进退。莲鹊婶有时候会轻声说:“二丫,外面玩去,别吓着你。”我又好奇地不走,躲在外面从门缝往里看。有时候他们忙着吵架,顾不上赶我走,可能觉得我那么小也无什么大碍。记得有一回,我看见她的小叔子打了她;还有一回看见她小姑子抢了她手里的饭碗,说不给她饭吃;还有一回她公婆跳着脚骂她,“养只母鸡还下蛋呢,养你能干啥!”她坐在炕上流着长长的泪。奇怪的是吵架的画面里从来没出现过她的丈夫,不知道在那样的家庭大战里,老实木讷的要勇叔在哪里。过了没多久,她和婆婆分家了。
 
       她的家是以前的羊圈改建的,低矮黑暗的一个小棚子,东西往里一放,几乎没个落脚的地方,好在不用吵架了。她还住在我家对面,也一直没有孩子,又特别喜欢我,所以我仍然常常去她那里玩。这下我见她笑容比以前多了,她总会坐在门前石墩上纳那永远也纳不完的鞋底,要勇叔则拿着一把小锤对着模具敲敲打打做他自制的钉子,逢集时去卖。要勇叔几乎没搭理过我,我也没见过他们俩说话。
有一天,莲鹊婶神秘地在我家和母亲轻声说着什么,我有意无意地听到一些。原来是距离我们镇五六里路外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年轻小媳妇受不了公婆丈夫的虐待自尽了,留下一个一岁多的女孩,莲鹊婶说她去看过,小孩很可爱,看着也健康,已经会走了,她想收养她,那家的人也挺情愿。就这样,莲鹊婶抱养了这个苦命的孩子,给她取名“艳儿”。再不久他们家在村后的巷子里要了新的庄基地,盖了几间房,就搬离了那低矮黑暗的小棚,离我家远了,我去的也少了。那时候母亲给一个商店加工成衣,有些钉扣子、牵边之类的针线活要她做,我也就是在取送活计时来回跑跑,莲鹊婶总是很热情,尤其过年时候,母亲忙的没时间去给我买做新衣服的布,莲鹊婶会陪我去,她会选很好看的纽扣,把我的新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
大概那时候大人总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一个孩子的心情,呼来喝去、打打骂骂是常有的事,所以莲鹊婶的笑脸竟然比母亲的脸更亲切更温和些。在那孤单无趣的童年生活里,莲鹊婶的脸是开在我心底的太阳花,给我温暖和安慰。以至后来我们全家搬离了镇子,多少年过去,莲鹊婶的脸仍然清晰地印在我记忆深处。只是因为年龄小,一直在念书,父母不喜欢我们说些和学习无关的话题,所以有关莲鹊婶的情况一直也没问过父母,也从未跟父母提及小时候看到过的情况。
 
         后来参加了工作,和父母唠家常的时候多了些。父亲每年会回几趟老家,会带回村子里的许多趣事。我总忘不了问句:“莲鹊婶怎么样了?”父亲带回来的消息总是很惊人!有一回他说莲鹊婶卷入了一场什么纷争中,被派出所叫了去,她居然供出了五六个在乡上或村上有头有脸的男人,都和她有染。这些男人里头居然还有一对是父子!母亲叹气说:“莲鹊太难了,地少,男人没本事,唉~~~!”我想起她的男人,终年沉默寡言,几十年如一日砸他自制的钉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买。而村上其他人家,几乎家家在做生意,日子红红火火,相比而言,他们家该有多么落魄和拮据。我可怜的莲鹊婶,美貌善良的莲鹊婶……我心酸得想落泪!忽然明白了他们没孩子的原因,原来这一直都是个公开的秘密啊!?
再有一回,父亲带回来的消息更是让我半天才喘上气,不过倒是欣慰了许多。她出走了!带着她的女儿,在走之前的夜里,她把所有的东西,包括家具、粮食都搬运得一干二净!她居然还把所有的粮食都筛得干干净净。而她做这些事时要勇叔居然在家,在家沉睡了一夜!这使得她的出走更有了传奇色彩。村子里上上下下沸沸扬扬,说她肯定给丈夫吃了安眠药,肯定是叫了一群娘家的人……呵呵,无论怎么样,她走了,还走得这样轰轰烈烈!半辈子都过去了,她才学会反抗,才试图从这桩无性的磨人的婚姻里走出来。让我的莲鹊婶远走高飞吧,让她如愿以偿!让她后半辈子过上她想要的生活!
 
       可过了一年多,他们家人还是把她从青海找了回来。
 
今年清明,父亲回去上坟,我又问起莲鹊婶。说她的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小伙不错,小两口都懂事又孝顺。她的日子过得很安逸,现在已经抱上了孙子,俨然一个提前颐养天年的小老太太了。让村子里那些儿子不孝顺、媳妇不听话的人好生羡慕。我以为她的日子从此就这样了,越来越好,越来越顺,她也应该顺起来了。
可惜啊,这样的好日子只过了一年,在孙子才一岁时,她的女儿生了急病,去了,女婿也走了。活了大半辈子,陪伴她的还是那个木讷的要勇叔,多了个更苦命的孩子!
 
      唉~~~!
 
      旱塬上的女人和旱塬上的庄稼一样缺少滋润,折腾来折腾去,却没能挣脱命运的锁链。可怜可悲的莲鹊婶,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当作筹码,总以为攀上了镇上的亲家,就一辈子有了歇脚的地方。可怜的莲鹊婶,在心里奢望了一辈子,构建了一辈子,却一辈子也不知道幸福的滋味......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人:林经理 手机:13896250922 公司地址: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座机:6797-2538626 邮箱:6897624430@qq.com


Copyright © 2017 哈尔滨东然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小鱼儿心水论坛